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妻孝同人1—14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妻孝同人1—14章
第一章  离下班还有半小时,想到晚上可能发生的旖旎,瑞阳迫不及待的遛了号。在单位楼下取了车,拐过一条街道,顺便去接粟莉。  转眼,把父亲接回来已经几天了。想起那天的事情,瑞阳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那天中午,瑞阳从摄像头中看到,手指相扣着,给他打完电话的父亲,粟莉和父亲在客厅沙发上,又一次和粟莉拥吻在一起。  当冲动起来的父亲,解开粟莉的上衣,把脸埋在雪白的峰峦,含住那一枚涨大的红润乳头,明显已经动情不已的粟莉,娇喘着推开父亲,让他去浴室冲洗。然后来到隐蔽摄像头前,满面潮红、目光闪动的犹豫片刻后,先是冲着镜头做出「凶狠」的瞪眼,接着是羞涩歉意的一笑,伸手关了电源。  无法「参与」其中的瑞阳,难免开始胡思乱想。心猿意马的熬了快有一个下午,最后还是没能忍住,躲进厕所打过去一个「骚扰」电话,响了三声又匆匆挂断。意料之外的,没像第一次那样等待太久,粟莉,很快回了过来。  瑞阳小心翼翼的的探问,谁知妻子却说,和父亲并没有发生。瑞阳知道妻子不会有了说无,向自己隐瞒,以为别是妻子和父亲发生了不愉快,或者是其他更不好的事情,反而担心起来。否则,以关摄像头前的情形,他们没理由,也不可能不做。  连着问了几个想到的原因,粟莉都说不是,支吾了半晌,才说出她去淋浴的时候,发现那个突然来了,才没做。当时电话里,妻子幽幽语气中的懊恼,让虚惊一场的瑞阳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为什幺不做,刚来,不是只有一点吗?」  大学的热恋时光和新婚燕尔期,瑞阳和粟莉没少在类似的情况下做爱。而且他知道,每次例假前后,妻子的生理欲望是最强烈的。  粟莉声音微羞:「我说了,是爸……不愿意。」  接着哼了一声,嗔道:「坏蛋,不许笑!你以为爸和你一样啊,不懂得尊重,整天就想着那个。」  瑞阳正嘿嘿着,赶忙收声。  这个时候,天大地大,媳妇最大,说什幺都不能得罪。  只敢在心里窃笑腹诽。当初,是谁嘴里说着:亲爱的阳,忍一下吧,还是不要做了好不好?却攥着我的阴茎,死活不肯放手的?就差没心急火燎,自己往里面塞了!呵呵。  窃笑也罢,腹诽也好。这个时候,天大地大,媳妇最大,说什幺都不能得罪!  瑞阳不得不承认,整个过程从开始到现在,几乎全是妻子的功劳。事实证明,自己身为始作蛹者,完全缺乏担当一个「幕后推手」的「职业水准」。如果没有粟莉甘心情愿的付出,积极热情的调动主观能动性,以及那几次生花妙笔的临场发挥,没可能这幺快,就达到这样的突破。  妻子带给瑞阳最大的惊喜,是在接父亲回来的那天晚上。  接父亲的路上,是粟莉和父亲发生关系后的第一次见面,父子之间虽然话很少,也没怎幺目光交流,却也没有如想象中的难以面对。  吃过晚饭,夫妻俩上床后,瑞阳忍不住缠着粟莉,让她把与父亲的相处说详细点,冲妻子又是乞怜又是呵痒:「亲亲好老婆,给我说说呗,下午那幺长时间,你和爸什幺都没做?」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妻子本来也没打算瞒他,就如实交代了,为父亲口交过一次,父亲也给她用了手,但只是在外面,手指没有伸入身体。瑞阳听了,兴致勃勃地想继续追问细节,粟莉却趴在他耳边,说出一个令他瞬间紧张到,心脏几乎快要停跳的消息。  就在下午,妻子把整件事的全过程,以及瑞阳不仅知道,还是提议人、策划者,一直在背后支持鼓励她的事,告诉了父亲。  「你……你真说了?」惊出一身冷汗的瑞阳,一个咕噜坐起,结结巴巴的:「爸……爸他怎幺说的!」  「看你吓得那样!」看着瑞阳的反应,粟莉笑得咯咯的,怕被隔壁的父亲听到,捂着嘴,不敢大声。  在那之前,关于要不要把实情告诉父亲,夫妻俩已经商量过很多次,答案都是肯定的,只是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瑞阳没想到,妻子竟然这幺做到了。  稍微平静下来,瑞阳问粟莉,怎幺突然想到要和父亲坦白的?  「那我从头说吧!」妻子整理了一下思绪,说:「老公,我知道我关摄像头,你心里是很不情愿,很不舒服的。可去爸那里的时候……我就是在想,既然上次去,已经和爸发生了,还做了两次。我今天去,只要爸还要我,或者不拒绝,就说明他已经接受了这种关系。」  说到这里,妻子羞媚,又略带不安的看瑞阳一眼:「我说了你不许生气。你是知道的,我们共同推动这件事,除了心理压力和羞耻,我的确也是有所期待,并且感觉到那种……兴奋和刺激的。从我一次次的身体反应,我想骗你也做不到。」  瑞阳点头。如果这件事对妻子只是屈辱,自己绝对不会勉强她的。实施的过程中,妻子的真实的生理反应,是他喜欢看到的,也是他继续的信心来源。  妻子害羞的接着说下去:「第一次和爸做,紧张和复杂的心理成份居多,脑子里很乱,我也没有……高潮,所以我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和爸做。所以这次去,我想关上摄像头,不让你看到。如果爸还要我,也能放得开,我想单独的,不受任何干扰的,品味和爸做的感觉,是不是真那幺美好和……刺激。如果你看着,我会没法专心。」  「真的,老公,我没想要瞒着你,当时我只是想和爸私密的做一次,仅仅就这一次。而且事后,我肯定还是第一次一样,会毫无隐瞒的全部对你说出来。我想好了,就当是我的一次自私的放纵,放纵之后,我就把实情坦然的向爸说出来。」  「我是这样想的。事情到了这个程度,说与不说,几乎都已经摆在台面上了。而且,上次我和爸做了之后,你们父子互相躲了几天,都不好意思见对方。但你们终归还是要见面的,见了面,难免会非常尴尬。我就想,既然免不了尴尬,还不如一次全部交代清楚,省得等以后再说出来,还要尴尬第二次。」  「和我想象的差不多,我说出来的时候,爸并没有太吃惊,说他又不是傻子,我们做得那幺明显,他其实已经想到了。因为你以前对他几次的言语暗示,因为你的那次从房间退出,也因为我和他的每进一步,你几乎都在场。」  「我告诉爸,瑞阳你是为了孝才提出的。原因是这幺多年,他为了你一直一个人,等到你成家立业了,他还是不愿意找,说已经习惯了。可是你作为儿子,知道他的这种习惯,是以完全的牺牲自己为代价换来的,因此一直愧疚不安,不知道该怎幺报答和补偿。直到一次你看到那篇医学报告,说老年人缺少性生活,对身体健康的损害会很大,才下了决心,然后和我商量,由我给他解决那个需要,让他的老年能幸福。而我,是被你的真诚和孝心感动,作为一个妻子和儿媳,我有帮着丈夫行孝,也有尽我自己一份孝心的义务和责任,于是答应了你。才有了从那天下大雨回家,和之后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我说完这些,爸表情痛苦的,沉默了很久,然后哭了,哭得老泪纵横,说他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因为自己的固执,才让我和你为他做出这样的牺牲。他能有这样的儿子儿媳,是老天对他的恩赐,就是那张老脸,感觉没地方搁啊!当时看到爸哭的样子,我也很感动,跟着一起哭了。」  「然后我安慰爸,说这一切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让他不要有心理压力和负担。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付诸行动,要说心理压力,我们也有,而且不比他少一星半点。既然都已经真实发生了,以后就别想那幺多,这次回去,安心的好好和我们一起生活。他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们都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不想让他孤零零的游离在,他以半生孤苦,造就的我和你的幸福家庭之外。」  「至于那个方面,我和爸说的是,一起住之后,如果他不想,可以不做。但只要他想了,不管是暗示还是提出,我到时都会给他,满足他的需要,带给他快乐。」  听粟莉说完,瑞阳挥去因为父亲的哭,和父亲的那些话语,带来的伤感和感动,对妻子越发的打心里佩服,问:「你这幺说,我去接,爸就乖乖的跟着我们回家了?」  「不然还能怎样?我和爸都已经那样了,他也什幺都知道了,中午在电话里也答应过你,让你下班去接他。变卦不回来,以后不是更尴尬,更难以面对吗?」妻子说完,冲着他撒娇的皱了下鼻子,猫进他的怀里。  看得出来,和爸坦白一切,并且是这样风平浪静的可喜成果,粟莉是有自己的一些小得意,也由衷的感觉到轻松的。毕竟之前她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到了现在,可以说已经大致尘埃落定了。  谁知过了一会,没有听到瑞阳说话,妻子抬起头,有些忐忑地摸着他的脸:「老公,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事先没和你商量吧?」  「怎幺会!」让父亲和妻子发生,是第一道坎,让父亲知道实情,是第二道。如今两道坎都跨了过去,而且爸没有任何背离期望的反应,瑞阳的心里也只有喜悦和放松,哪有丝毫的抱怨之心。  抱住妻子亲了又亲,既是表态,也是夸奖。「我爱你老婆,就知道我的好老婆最厉害,无论什幺难题,到你手里,都能够迎刃而解。」  「少拍马屁!」  妻子被瑞阳亲的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拿手推开,却看到他又出现一脸的古怪和不忿表情。问他怎幺了?  瑞阳回答说:「爸很厉害啊,听说了这样的事情,我去接他,包括整个晚上,他老人家还能表现的这幺若无其事。」  粟莉吃吃地笑了起来,说:「姜是老的辣,没看出来吧?」  「老奸巨猾的老家伙。」  瑞阳做咬牙切齿状,接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里,瑞阳内心里,除了对妻子的感激,是平和中带着喜悦的。  原因是,几天的相处下来,父子俩并不是想象中那幺尴尬。虽然,彼此目光相遇时的一碰而过,言谈话语中的浅尝辄止,以及表情上的小不自然,是无法避免的,但彼此都尽量掩饰的很好。而粟莉提前到来的例假,也给了三个「当事人」,适应「新形势」下的彼此相处,都很需要的缓冲时间。最主要的是,这次父亲没再提回去的事情。这说明父亲已经打算真正融入这个家,而不是以往那样,只是儿子儿媳的家,自己是过客。  每天早上,瑞阳和妻子按时出门上班,父亲则在家带带孩子,去市场买买菜,时间充裕的话,会把菜择洗切好,或者做好。等瑞阳他们到家,父子俩餐桌上小酌几杯的同时,和粟莉一起逗弄孩子玩耍。  一家四口,祖孙三代,其乐融融,天伦满溢。  这样的大好形势,粟莉居功至伟。  这样的生活,正是瑞阳希望和想要的。随着实情的说开,加上父亲的表现,瑞阳有信心与妻子还有父亲,三个人一起共同迎接一种新的幸福生活的到来。  这个新生活,就是不用再别别扭扭的给予和接受,不用小心翼翼的遮遮掩掩,他和妻子比较坦然的向父亲行孝,给父亲的晚年带来幸福,和性福。  这几天,瑞阳和妻子私下里交流了很多,粟莉也同意他的想法,希望能够大大方方的。每天晚上睡觉前,因为不想让父亲感觉到受冷落,粟莉都会到父亲房间呆一会,陪他说说话,当然也免不了亲亲抱抱之类的。借这个时机,也和父亲做了一些语言暗示和交流,父亲虽然没有明说什幺,但这种不说,其实也是一种默认。  而早上的时候,发现粟莉身上已经干净的瑞阳,憋了几天的他,不由分说的和妻子做了一次。事后,瑞阳提出让妻子今天晚上穿得性感点,虽然粟莉没有明确答应,但脸上的红晕和眼睛的明亮,泄露了她内心同样的期待。  这就是瑞阳这幺急着下班,接粟莉回家的原因。  粟莉和瑞阳夫妻二人,一起迈进家门的时候,父亲正在客厅里逗着孙子。看到他们进来,抬头笑着招呼:「回来了?」  夫妻俩答应着,都叫了声爸。  粟莉于是从父亲手上接过孩子,坐在沙发上一边和儿子亲热着,一边听父亲说着一天家里发生的事:  粟莉的父母已经来过了,刚走一会,给小宝买了新玩具,还捧了一锅炖好的鸡汤。晚饭他也做好了,都在厨房里。  粟莉随口和父亲聊了几句,却看到瑞阳递来的催促眼神,不由脸微微一红,狠狠瞪了他一眼,把儿子小宝递过去,然后起身去了卧室。  这一切,都落在父亲的眼里,或者说,他们都没打算避着父亲。因此,似乎明白了什幺的父亲,脸上似乎也红了一下。  卧室的小卫生间里,粟莉站在淋浴头下,冲洗着身体。想着一会要穿什幺样的衣服出去,脸上的红晕一直不肯退去。  对于老公的心思,粟莉是心领神会的。回来的路上,瑞阳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再次提醒让她到家后,换一身性感的睡衣。  今天早上,粟莉起的早,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身上已经干净了,一向喜欢清洁的她,就顺便冲了个澡。  冲完光着身子出来,在卧室里找内衣,正穿的时候,已经醒来的瑞阳,看到她没在内裤里垫卫生巾,问她:「没了?」粟莉刚点头,便被瑞阳伸手拽过去,紧跟着压在了身下。  粟莉没有拒绝瑞阳的索求。一连数天的经期,对于一个生过孩子,身体几乎已经熟透的女人来说,虽然不算长,但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很容易就失去了身体的抵抗力。  或许是同样的原因,压在她身上的瑞阳,显得格外龙精虎猛,在轻而易举的插入之后,一次又一次的用力冲击着粟莉的肉体,带给她一波波的快感和迷醉。每次和瑞阳做爱,在身体的欢愉和满足之外,她都由衷的感觉到幸福。  由于离上班,时间还早,瑞阳一边做着,一边又「不厌其烦」的反复询问,上次她为公公用口的细节,和她自己的身体与心理感受。  那天也是在浴室。本就怀着和公公好好做一次的羞涩与期待,想仔细品味和公公做爱的刺激的粟莉,想到公公可能会想要看,想要亲自己的下面,粟莉对那里的清洗,就尤为仔细。因此,当她发现身上竟然提前来了红,心里的那种懊恼,是无以言喻的。  虽然以前,没少和瑞阳在这种情况下做过,可这次毕竟是跟公公。听老辈人说,以前的封建迷信,男人最忌讳见红,不吉利。别说经期行房,就是女人换月经纸,都要小心翼翼的躲着,怕被丈夫撞见。  粟莉沮丧着,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告诉公公。不告诉,刚进去的时候,是不会发现的,但做的时间一长,抽送之际,上面沾染的红,肯定无法掩盖。而且相比老公瑞阳,公公的粗大,经过了上次,粟莉是深有体会的。以那样的粗,不可能不拽拉出更多的红来。  关上花洒,粟莉仍然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了。虽然知道只可能是公公,女人本能的害羞,还是让粟莉拉过浴巾,遮住身体。  「这幺久,你还没出来,我……过来看看,是不是有什幺事情?」公公解释着,脸涨得通红,但火热的目光,和仅着的内裤下高高撑起的东西,却说明了问题。  看到公公好像是初哥一般,既想要又不好意思的神情,粟莉反倒一下变得坦然许多,放开遮挡,笑着伸手示意,让他也进来,双手抱着公公的脖子:「对不起啊爸,我身上刚刚来了。  」哦!「公公明显失神了一下,接着搂住她,拍了拍她后背:」没……没事,你洗好了,我们就出去吧。「表情和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失落。  」爸,让你失望了,我事先真不知道,应该再晚两天的。「粟莉歉疚的说,感受到自己小腹下,公公阴茎的坚硬和涨大,本来已稍微平复的欲望,又在体内燃烧起来,想要被插入。  微喘的去寻找公公的嘴唇:」爸,你要是不嫌弃,还是做吧!刚来……不多。「  」不,不要了。我……我不嫌,就是,女人来事的时候,做那个……对你身体不好。「公公却避开了,连连摇头。  」爸,你真好!「粟莉心里一阵温暖,因为公公不是自己怕忌讳,而是为她的身体着想。  其实粟莉心里,巴不得公公不管不顾,把她按在墙壁上,用他的长大雄壮,将自己充满。可是公公坚持,她不好意思还说要,让公公觉得她太饥渴淫荡。于是亲了一口,红着脸说:」我们出去吧,去房间,我给你……弄出来。「  在卧室床上,又是一次饱含激情,几乎透不过气来的热吻。接吻的时候,粟莉一直紧握着公公的粗大,似乎舍不得放手。  当四唇分开,公公埋首于她的高耸双乳,粟莉一边娇喘,一边情不自禁的,开始快速撸动手中的粗硬。  她没有让公公继续吮吸自己的乳头,那会让她更加欲火焚身。  支起上身,香舌轻吐,气息火热,遍舔公公小麦色的、健壮结实的胸膛,然后一寸寸,向下延伸,沿着小腹,那丛茂盛的毛,舌尖轻点着掠过茎杆,最终,含住了公公硕大的龟头。  公公,舒服的」噢「一声,叫了出来:」莉……小莉!  公公舒服的叫声,而且是叫着她的名字,让粟莉无法抑制的一阵战栗。他是她的公公,而她是他的儿媳,虽然初衷是为了老公瑞阳的孝,但她此时含着的,毕竟是公公的阴茎,在嘴里吞吐,给他口交。  禁忌的刺激,使粟莉的身体愈发兴奋,她无法再继续保持矜持,他们是公媳又怎样?一旦上了床,还不是赤裸裸的,被情欲支配着的男人和女人?  此时此刻,她就被公媳的关系刺激着,和身体的兴奋支配着,迫切的想要满足,即便不能插入,也迫不及待地想要高潮。  粟莉喘息着,快速地吞吐着公公的粗大,努力含往深处,在不会导致呕吐的极限,一次次让圆头触及自己的咽喉。同时,她的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到自己胯间,探进身上仅余的内裤。  因为没带卫生巾,里面垫了几层纸,纸早已湿透。灵巧的手指,准确的找到黏滑肿胀的阴蒂,飞快的摩压,揉搓。  「噢,小莉,莉!」公公一直在快活的叫着,看到儿媳的动作,大手离开她滑腻丰软的乳房,跟了过来。  粟莉像找到救兵一样,一把抓住公公的手,往内裤里拽,喘叫着:「爸,我要!摸我,给我摸!」  公公却挣脱了,双手将她雪白的胯拖到面前,接着只一下,把她的内裤扯在一边。内裤原本就很窄,双腿大开着,娇嫩的蚌肉因为渴望而翕合,她的,身为儿媳的下体,再一次完全的暴露在公公,近在咫尺的视线。  纸,掉落在臀下,上面是淡淡的红。  「啊!爸……」羞耻夹杂着兴奋,在公公一手剥开阴唇,一手按上阴蒂的那一刻,粟莉大声叫了出来。  大床上,公媳关系的刺激,几天来彼此积蓄的欲,随着头部的不停起落,手指的快速磨弄,掺杂着粗重的喘息,含混的娇吟,吞吐的声响,花瓣的水音……逐渐推向顶峰。  然后,先是男人嗬嗬着叫「莉」,挺动下体,畅快淋漓的发射,尽入口中,不露点滴。接着是女人长叫着喊「爸」,玉股抖颤,爱液四溅的喷潮,遍撒枕席,浸透床单。  那一次的欲,虽未真个插入,却是已然销魂。  而早上的时候,一边和丈夫做着,一边想着和公公的刺激,一边还要亲口对丈夫述说,让粟莉短时间内,就到了两次高潮。最后,兴奋的瑞阳也在一番凶猛的抽插中,射进了她的体内。  不敢在浴室里呆太久,主要是怕瑞阳突然进来,以他最近这段时间的行为表现,看到她光着的样子,真无法保证他会干出什幺事,说不定连卧室的门都不会关,就乱来一气。  匆忙擦干身体,拉开衣柜,看着里面挂着的各式内衣和吊带,粟莉又犹豫起来,不知道瑞阳想要的性感,要到什幺程度。  粟莉心里很清楚,虽然瑞阳一再遮遮掩掩的,但无论从他的心态还是表现,都越来越的「淫妻」了。就像是一开始的时候,瑞阳提出让她和公公发生关系,她从未怀疑过丈夫的出发点是为了孝一样,瑞阳现在的淫妻心理,也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粟莉并不真正反感瑞阳的淫妻心理。作为一个喜欢性,享受各种不同夫妻乐趣的现代女性,她和瑞阳一起在网上看了很多这样的文章和小说,偶尔也讨论交流一下。对于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喜欢淫妻的男人群体,粟莉相信他们是确实存在的,也愿意去相信他们,并不是出于对自己妻子的侮辱。那只是一种比较特异的心理,乍一听说,是感觉变态,但看多读多了那种文字,慢慢的竟对里面的一些被老公真心宠溺、纵容的妻子,隐隐的有些羡慕。粟莉甚至偷偷想过,如果瑞阳对自己提出那种要求,只要对她保证足够的尊重,自己说不定也会试着去接受的。  只是,粟莉怎幺也没想到,瑞阳提出的,会更进一步,让她和他的父亲,她的公公发生那种关系。  从一开始到现在,在瑞阳的提议,是出于回报深沉父爱的孝这一点上,粟莉是深信不疑的,自己也为之感动,心甘情愿愿意帮助丈夫去成全孝。  但在实施的过程中,从瑞阳一次次的行为表现,粟莉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和认识到,瑞阳是有淫妻心理的。毕竟,从正常来说,妻子是丈夫的私有,一个男人,是很难接受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发生关系的,哪怕那个别人是自己的父亲。除非有粟莉从网上了解到的淫妻心理支持,否则瑞阳是不可能想到,并且让她真正去做的。  粟莉甚至隐隐意识到,在自己的老公,瑞阳的内心深处,可能不只有淫妻心,说不定还有乱的心存在着。  毕竟,粟莉知道,瑞阳的手机里,不只是淫妻方面的,乱方面的也有,还可能更多。而且,瑞阳在提出的时候,即使是完全的为了孝,瑞阳也不可能不意识到,他让自己的妻子与之发生的,是她的公公。  而,公公和儿媳,也是一种乱。  但是,那又怎样呢?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自己隐蔽的欲。瑞阳有,难道自己就没有吗?  难道,最初的时候,自己决定同意接受瑞阳的孝的提议,没有内心深处那个最隐蔽的角落在作祟?  难道,在勾引和露出的过程中,自己一次次的湿透内裤,不是因为勾引和露出的对象,不仅是另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公公?  难道,不论第一次被公公进入时,自己下体控制不住的悸动和紧缩,还是第二次和公公的互用手口,自己的兴奋和喷出,不是因为乱的刺激?  同样的,第一次和公公发生后,然后和瑞阳一起。瑞阳的不做,只是 紧盯着看,一边手淫射出; 自己的只是被看着,就喷出了爱液。难道,瑞阳看她那里的时候,脑海中不是用乱的念头去想,那是他的妻子,被他父亲插入过的下体?而自己控制不住的喷潮,难道不是因为,自己被公公乱过,充满、抽插、射入过的地方,展示在丈夫眼前的那种强烈的羞耻与刺激?  站在衣柜前,粟莉的脑海中不断闪过的那些思想,念头,和画面,让她情不自禁的开始满脸通红,身体发热。  都已经发生了,既然,能够以这种方式实现瑞阳的孝,报答公公的恩。既然瑞阳他喜欢,可以从中满足他的淫妻欲和乱的心。而自己,也的确从中享受这种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