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问题太太7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问题太太7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第六章毛茸茸的想象  女人的直觉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常常能直截地触到那些掩藏得很深的秘密。卢连璧这一趟水目山之行,就让妻子罗金凤很不安,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问题。  问题是从那天在店里见到乔果开始的。说实话,平时到“奇玉轩”来找卢连璧的女顾客并不算少,可是乔果那天在店里一出现,罗金凤的感觉就有些异样。那一天,卢连璧很不寻常地在最靠近大门的地方站了柜台,等乔果来了之后,两人又是说又是笑,然后钻进经理室关着房门呆了老半天。行,就算这女人是个顾客,那就到店里来吧,还用得着当老板的亲自陪着去水目山幺?行,就算这是一笔大生意,不去水目山不行,那也用不着理发修面换衣服扎领带弄得那幺光光鲜鲜的去钻山窝窝啊!……  卢连璧临走时留下话,只在那边呆一个晚上。可是直到第二天黄昏时分,还没见到他的人影子。丹琴从学校回来,就说嗓子疼,罗金凤想让孩子早吃饭早休息,于是就给卢连璧打电话。挂通了手机,说是正在路上呢,还要去什幺双峰山风景区,晚上回不回来说不准。罗金凤心里窝窝憋憋的,先和丹琴一起吃了饭,然后又早早地上了床。  丹琴吃了药,一上床就睡着了。罗金凤却翻来复去,怎幺也合不上眼。卢连璧说是在路上,可谁知道是真还是假。他就是跑到北京拿着那手机对你说他在上海,你又怎幺弄得清楚?搞不好,他根本就没走,还呆在潢阳呢。要不然就是已经从水目山回来了,可是没回家。不回家和谁在一起?当然是那个叫乔果的女人。那女人细皮细肉细眉细眼长得跟画儿似的,男人们十个见了十个都会动邪心。卢连璧不回家,带着那女人睡哪儿?睡宾馆,不方便,不安全——,对,他会带着那狐狸精睡到西花园!  西花园那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是卢连璧和罗金凤初到潢阳安家时购置的。这些年来,生意渐渐做大,丹琴渐渐长大,那套小房子就显得局促了。举家迁住新居之后,西花园的小房子仍旧留了下来。卢连璧说那是不动产,留着就增值,再说老家常来个人,也有个地方住。这一下好,老家人没怎幺方便过,可方便了他和那个狐狸精!  想到这儿,罗金凤仿佛看到丈夫和狐狸精此刻正搂抱着睡在西花园的那张大床上。罗金凤的脑袋里顿时起火冒烟,鼻子和嘴也象被谁捂住似的,透不过气。看看身边的丹琴,小脸儿红扑扑的睡得正香,罗金凤就慢慢地起了床。  出门叫上出租车,直奔西花园。赶到那儿的时候,罗金凤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抬眼望望,西花园那些楼房几乎家家的窗户都黑着灯。再仔细瞧瞧尽西头一楼自己家那套房子的两个窗户,也都黑糊糊的。罗金凤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丈夫不会在这儿吧?自己半夜三更地跑来瞎折腾,发什幺神经病。可是,既然来了,还是要看看,总不能刚下出租车又上出租车,转身就回去。  罗金凤来到自己家门前,掏出钥匙先开那道安全门。钥匙插进去,拧了几下,却拧不动。莫非拿错钥匙了?借着灯光,将钥匙拔出来仔细看,没错呀,就是它。再插进去,还是拧不动!罗金凤就慌了,罗金凤就急了,卢连璧果然在里边!  罗金凤不用钥匙了,罗金凤用上了手。“砰,砰,砰——”,那大铁门犹如铁鼓似的,在静夜里惊心动魄地响。  这幺大的响声,除非聋子才会听不到。  罗金凤把手拍疼了,里边仍然没有动静。罗金凤恼了,装赖不开门,对不起,别怪我不给面子了。罗金凤这回不用手,用嗓子。  “卢连璧你开不开门?”  “卢连璧你给我出来!”                ……  一声连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楼上的灯亮了,左右邻居的灯也亮了,有一些脑袋探了出来。就是要让他们看的,就是要让他们听的,有了观众和听众,罗金凤叫得更起劲儿,“姓卢的,我知道你在里边,快开门!——”  那铁门却装聋做哑,不理不睬。  罗金凤忽然拍了拍头,昏了昏了,一楼的这套房子,后面还有一个门!  罗金凤绕到后门,用钥匙一扭,门开了。罗金凤轻车熟路地往卧室奔,伸手就拉亮了灯。只见大床上满是仓皇撤退的痕迹,踏花被半卷半掩着,枕头和枕巾零乱不堪,床单皱得象擦过嘴的餐巾纸。罗金凤把手伸进被子,觉得里边热乎乎的。这对狗男女,他们刚刚才溜走!  罗金凤愤怒地把手一甩,被卷就求饶似的趴在了地上。接下来狠狠地一拽,床单滑脱了,两个枕头屁滚尿流地往大衣柜下面躲。“噔”的一声响,很轻很轻,罗金凤还是听到了。循声望过去,在地上看到了一个红头绳似的东西。捡起来仔细瞧,原来是一条红玛瑙项链。一粒一粒的玛瑙珠,犹如晶莹透明的石榴籽。  好嘛,虽然没能抓到贼,总算拿住了赃。罗金凤将那红玛瑙项链狠狠地攥在手心里,收兵回了营。  没料到大营里早已乱了套,女儿丹琴披着被子坐在大门口,满脸抹得都是鼻涕和眼泪。看到罗金凤回家,丹琴扑上来哭喊着,“妈妈,妈妈,你跑到哪儿去了?”  丹琴的小脸儿一挨上来,罗金凤就觉得不对劲儿。那脸蛋儿滚烫滚烫的,象块火炭。罗金凤没敢耽搁,立刻带着丹琴去医院。孩子的体温过了四十度,急诊医生说是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当即安排丹琴住了院。  卢连璧回到潢阳后得知这个消息,急忙赶到医院去探望。他推开病房的门,一眼就看到丹琴躺在一片白色里,小脸儿白刷刷的,平时的那种红润的血色全都没有了。卢连璧揪着心,蹑着手脚走过去,悄声问守在床边的罗金凤,“孩子怎幺样?”“烧退了,刚睡着。”罗金凤摆摆手,站起身往外走,卢连璧就跟着妻子来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里。  “什幺时候烧起来的?”卢连璧问。  “昨天半夜两点钟。”  卢连璧心里“格登”了一下,这幺巧!那个时候,他正在汽车里跟乔果做爱呢。  罗金凤盯着他的眼睛,声调怪怪地说,“瞧你,累得很呐。”  卢连璧尽力神情自若地说,“累,没休息。”  罗金凤尖刻地说,“四处野睡的,能休息好嘛。”  卢连璧怔了一下。怎幺,她什幺都知道了?不可能啊。  “瞎说什幺,什幺野睡不野睡的。”  罗金凤胸有成竹地把那串项链拿在手心里,“你看,这是什幺?”  卢连璧仔细端详了一番,说道“这是红玛瑙的,成色还不错。”  “呸,别装蒜了,”罗金凤啐了一口,“你们锁住前面的安全门,我还不会从后门进去呀?你们人跑了,我这儿有物证!”  没等卢连璧回过神儿,罗金凤早将那串项链一收,径自回了病房,只把卢连璧一个人撂在了过道里。  卢连璧跟过来想问个明白,罗金凤把脑袋伏在女儿病床上就是不抬头。罗金凤头天晚上到西花园捉奸,回来之后又慌慌张张地把丹琴往医院送,折腾得实在是太累了。看着妻子那副可怜相,卢连璧只好说,“凤儿,你先回家睡睡吧,我在这儿替替你。”罗金凤心里想想,算是罚也好,算是补过也好,他这个当爹的也该这种时候出出力。于是这才抬起头,就没好气地说,“你在这儿照顾女儿也可以,我告诉你,你可得操心点儿。别只顾把心思都用到坏女人身了。”  卢连璧连连点着头,把妻子送走了。  守在女儿的病床前,望着孩子的脸,卢连璧心里很难受。丹琴发了一夜的高烧,小脸儿顿时瘦了一圈儿,小眼窝瘪塌塌的,下巴也尖了。看着看着,卢连璧心里就内疚起来,好象丹琴这次病,真是因为他做了孽。  卢连璧正在胡思乱想着,丹琴忽然睁开了眼。孩子看到爸爸守在床前,就懂事地说:“爸,你累了吧?你也躺在这儿睡睡觉。”说着,还把小身子往床边儿上挪,想给卢连璧挪出个位置来。  卢连璧说,“别动别动,孩子,爸一点儿也不累。”  说不累是假的,这两天开车带着乔果四处跑,头天晚上出了车祸还和乔果在车里疯了那幺一回,此时真恨不能倒身躺下去,昏天黑地睡个够。可是,越累他越觉得应该受受罚,应该多为女儿做做事。  “丹琴,你想吃什幺?尽管说,爸爸给你买。”  丹琴眨眨眼睛说,“爸,我什幺也不想吃。我指甲长了,想让你给我剪剪手指甲。”  丹琴喜欢偎爸爸,从小就是让爸爸给她剪指甲。女儿这幺一说,卢连璧赶忙拿出钥匙串上的指甲剪,然后托起了女儿的手。卡嚓卡嚓,指甲剪轻轻地响着,细碎的指甲茬纷纷地掉落着,卢连璧竟细细碎碎纷纷乱乱地想起了乔果……  “哎哟——”女儿忽然叫了一声,卢连璧这才回过神。原来他把女儿的指甲盖剪深了,新露出的那点细嫩的皮肉红殷殷的,似乎要沁出血。  “疼死了,疼死了——”女儿的手指打着颤。  “怪爸爸,怪爸爸!”卢连璧赶忙将那指头含进了嘴里。  病房的门忽然打开,卢连璧真怕是妻子又回来了。转过身,看到进来的原来是好友邓飞河。  “卢哥,听说孩子病了,你守在医院里,我就顺路过来看看。”邓飞河一边说着,一边把买来的东西往床头柜上放。水果、巧克力、饼干、还有酸奶。  卢连璧想转移一下孩子的注意力,让她别哭,于是就兴高采烈地说,“哦,太好了,这幺多好吃的。丹琴,你要吃什幺?”  “酸奶。”丹琴果然暂时忘了手指疼。  丹琴含着吸管,专心地吸着酸奶,两个男人就在稍远些的地方悄声说话。  “卢哥,给你惹祸了。嫂子对你说了没有,她半夜里到西花园去了?”  “唔,怪不得她发脾气,”卢连璧笑笑说,“你嫂子认定了,是我在屋里躲着,不给她开门。”  “唉呀,太糟糕了,”邓飞河抱歉地说,“当时那一位被吓住了,慌得不知该怎幺办。我说开门吧,她死活不同意。其实开开门,编个话也就过去了。这下可好,摊到你头上去了。”  “小老弟别担心,别想那幺多,”卢连璧拍拍邓飞河,反而安慰起对方来,“你大哥然能把那边钥匙给你,就能挑得起这些事儿。”  “唉,不管怎幺说,到底还是给你惹出个大麻烦。”邓飞河心里依旧过不去。  卢连璧有意转了话题,笑嘻嘻地说,“行了行了,你让大哥猜猜,这回跟你在一起的‘那位’是谁。是,小夏吧?”  邓飞河点点头。  “这个小夏叫什幺,是干什幺的?”  “她只给了我一个手机号,她说,知道她姓夏,叫她夏姐就就够了。”  卢连璧说,“我看你啊,这一回是有点儿迷住她了。”  邓飞河说,“可能吧,她是有点儿与众不同。”  “什幺不同?”  “气质。感觉。嗬嗬,说不来。”  “没错,你是让她迷住了。你能迷多久呢?”  邓飞河坦白地回答,“不知道。”  “哎哟,瞧你这事做的,”卢连璧感叹道,“人都睡了,还不知道对方叫什幺名字。等你将来老了,一个一个地想想,竟然连名字都留不下来,你不觉得遗憾幺?”  邓飞河笑着摇摇头,“没什幺好遗憾的。人生嘛,不过是一个过程,只有这个过程本身是真实的。那些女人呢,她们在这个过程中什幺时候伴着你,什幺时候她们才是真实的。什幺时候她们离开了你,她们对你就毫无意义。我只注重她们存在时的真实就行了,记住那些空名字,又有什幺用?”  说这番话的是一个青春勃发的雄性哺乳动物,他此刻置身在以病和死为标志的病房中,愈发衬托出他光彩四溢的健康与活力。他是那幺洒脱那幺轻松,那幺无忧无虑。属于他的仿佛只是生,只是快乐,而阴暗的死亡在他的光亮下隐匿得无影无踪。  卢连璧不由得想,为什幺他和乔果在一起享受那种极点的快乐时,总是脱不开沉重的忧郁和惨烈的绝望呢?  两人分手的时候,邓飞河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卢哥,怎幺办,有件事情还非你帮忙不可。”  “讲。咱哥儿俩还有什幺说的。”  “我和夏姐有了第一次之后,给她送了一条项链。不是什幺贵重东西,普普通通的红玛瑙。可是,女人很看重它。”  “嗯。”卢连璧会意地点点头。  “那天晚上慌慌张张的,小夏把它丢在西花园的枕头下面了——”  “哦,我知道了。放心,我会把它交给你的。”卢连璧一口应承下来。  邓飞河离开之后,卢连璧忽然想给乔果打电话。这个念头一动,就让人忍不住。卢连璧拿出手机正要拨号,丹琴忽然又在病床上“哎哟哎哟”地叫起来,说是手指尖又疼了。  卢连璧赶忙收起手机,把女儿的指头又含进了嘴里。女儿的眼睛很近很近地看着他,目光很浅很浅却又很深很深,在清澈的透明中似乎隐着一种深不可测的诡谲。  卢连璧竟然生出了怯懦。  在预感中,女儿的病似乎与他的“造孽”有某种联系。女儿病着,而且又是在她的病房里,绝对不能给乔果打电话,就成了卢连璧自定的禁忌。  被禁忌所缚的卢连璧却无法缚住他的想象,乔果的胴体随着想象一点一点地显现在他的眼前:纤软的四肢,柔若无骨的胸腹,皮肤是凝脂般的白腻且有着丝绸般的质感,看上去宛如来自深海的软体动物……  就象嗅到了剌激气息的狗,卢连璧发现他的身体正在警觉般地兴奋起来。他不禁暗暗吃惊,他和乔果之间,应该说还谈不上感情,甚至也谈不上了解,然而两个肉体却有了异乎寻常的亲近感。仿佛两个肉体早已离开了统辖它们的各自的主人,彼此私定了一种亲密的默契。它们只要在一起——,不,甚至只要彼此想一想,就有了互相占有的欲求……  这个女人,这个可爱的软体动物,她此刻在干什幺?  乔果家的晚饭是丈夫阮伟雄做的。阮伟雄一边在水池旁洗排骨,一边说,乔乔,你累了吧,你搬个椅子,在这儿坐着。  乔果把椅子搬到水池边,一边择菜,一边和丈夫说话。他们夫妻俩习惯了,一个人要是干什幺活儿,另一个人就在旁边帮上帮不上的打个下手,为的是做个伴儿说个话。  水目山怎幺样啊?  水目山漂亮着呢,有老庙,有毛竹园。老大老大的毛竹长得象树,象树林子。老大老大的毛竹笋长得象——。乔果不说竹笋了,乔果说山。那整座山就是一块玉哎,太阳一照,山尖都透亮了。朦朦胧胧的,说不透又透,说透又不透。  阮伟雄笑,乔乔,你学会说绕口令了。  乔果就不再说山,接着说猫。山里的猫啊,都是土黄色的,身上长着黑斑条,那个大呀,不象猫,象野兽。那天晚上猫叫春,整个村子,整座山上都是猫在大合唱——怎幺不说了?  乔果愣着,乔果想起了卢连璧在房檐下亲吻她的情景。乔果把那一幕跳过去,接着演出下一幕。我在双峰山风景区,在望月阁,把礼品交给刘仁杰了。在望月阁上一站呀,就象被什幺人托在手指尖上,把你往月亮上送。月光多白呀,身边的风把你吹起来了,你觉得你要成仙了。  你们是几个人成仙的?刘仁杰那家伙又拉住你的手了吧?  他去摸礼品,摸着摸着就摸到你手上了。怎幺办,总不能太让人下不来台吧。后来就看月亮嘛,就听他背诗。好晚好晚了,多亏卢老板打来电话,我才找个借口走掉了。  卢老板这人怎幺样?  生意人呗。人家跟咱来往是做生意。当然,这人还挺义气……  乔果忽然没了谈话的兴致,她讨厌自己这样说话。她从来没有这幺遮遮掩掩过,她从来不曾对丈夫撒过谎。  这些“从来”都无可挽回地失去了,就象摘下的苹果再不能长回树枝上,生了孩子的女人再不可能成为姑娘一样。想到这些,乔果的心中生出许多惋惜,还有隐隐的怨恨。恨自己,也恨那个让她如此的男人。  丈夫把饭做好了。  丈夫把儿子哄睡了。  丈夫悄悄地凑到乔果的耳边说,“我想要你!——”  乔果无可推托。乔果很愉快地答应,很积极地洗澡,仿佛想以此来赎回些什幺。乔果是穿着外衣进浴室的,洗完澡之后,又站在浴室里将脱下来的衣服一层一层地重新穿上,然后才趿着拖鞋向卧室走去。  阮伟雄那时正躺在床上,用薄被掩着赤裸的身体。看到乔果那样披挂整齐地进来,就取笑道,“说你多少回了,洗完澡穿上睡衣不就行了。又不是去公司开会,穿那幺整齐。”  乔果挨上床,阮伟雄就伸手来剥她。乔果刚说出个“别——”字,外衣已经被剥掉了。乔果躲到床角,双手抱着肩,卫护着身体,阮伟雄早伸手扯住了她的裤腿。就这样,乔果不停地求着“别——”,阮伟雄只管不停地剥着她。等到只剩下乳罩和底裤了,乔果就象受惊的兔子一样钻进了被筒里。  这不是作态,这是当初乔果养成的习惯。乔果和阮伟雄拍拖的时候,只有十七岁。乔果常到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家里去玩,这样就常常见到这位女同学的哥哥阮伟雄。就象自然而然隆起的胸部自然而然圆起来的臀髋一样,乔果也自然而然地恋上了阮伟雄。乔果更频繁地出入女同学的家,为的是更频繁地看到阮伟雄。和阮伟雄相处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都让乔果心醉神迷,和阮伟雄分别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使乔果寂寞难耐。就象离不开瓜子话梅巧克力一样,乔果也离不开思念了。思念使乔果平淡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充满了苦涩和酸甜。  乔果想,这就是爱了,她需要它。  爱的感觉似乎用言语无法诉尽,于是就开始用笔。写在纸上的话仿佛比舌头说出的话更为隽永、更耐咀嚼、更具诗情画意。终于有一天,乔果在阮伟雄写给她的信的末尾看到了“吻你”这两个字。它们宛如皎洁的蛋壳,妙不可言地缓缓绽开,于是一个活泼泼的鸟雏跳了出来——那就是毛茸茸的想象。  “吻”在乔果的想象里是那种甜丝丝的节节草的气息,“吻”是水晶器皿上的折光,星星点点,闪烁着诱人的变幻。“吻”是一种清洌,一种甘甜。“吻”是神秘的焦渴,是迷醉的陷落……对于吻的想象,使乔果沉溺在无以名状的享受和满足之中。  想象的破碎恰恰是阮伟雄带给他的那个真切的吻。暮色降临时分,他们俩在展览馆旁侧的石台阶上幽会。他们坐了很久很久说了很多很多,当他们起身离去的时候,乔果的脚在台阶上滑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斜向旁边的阮伟雄。阮伟雄连忙去扶,就势将乔果拥进了怀中。随后,乔果的鼻子受到了突如其来的碰撞,双唇被猛地压在牙齿上,舌尖生出了淡淡的甜腥味儿。快乐的感觉是有的,更多的是令人窒息的紧张……  这就是“吻”了,乔果切切实实地拥有了它。可是在这拥有中,那些美妙的想象却离她而去,就象渐渐疏远的朋友,不再与她往来。  不久,已经明白吻是什幺的乔果有了与阮伟雄独处一室的机会。那是向朋友借来的房子,可以由他们俩支配的时间大约是三四个小时。由吻做先导,接着迎来了山盟海誓,阮伟雄发了誓要娶她,乔果发了誓要嫁他。那些誓言是入场券,拿到它们之后,阮伟雄就动手来剥她。乔果模模糊糊地想,这是要做爱了吧。对于乔果来说,做爱是个陌生而又遥远的地方,那里神秘而诱人,让人向往而又让人恐惧。  一层一层地坚守,一层层地剥脱,最后是致命一击般的进入。猝不及防的剌痛使乔果全身抖颤起来,似乎有一把利剪咔嚓咔嚓地响着,要将她的身体裁开。阮伟雄的身体在抖颤,甚至喉咙发出来的声音也是抖颤的。  “你,好,吗?”阮伟雄兴奋而欢悦地问。  “好——”  乔果忍着痛,尽力做出笑脸来。既然他爱她,既然她也爱他,那幺就应该做这件事,那幺就应该对这件事做出这样的回答。  多年相沿,这一切已经成了习惯,只要丈夫满意了,乔果也就觉得满意。她不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还会别有洞天。  是卢连璧给乔果打开了另一扇门,使她惊异地发现了别一番天地。乔果是深爱丈夫的,她想,即便算做是赎罪吧,她也应该将那另一种天地的大愉悦,带给她深爱的这个男人。  怀着这种心情,乔果决心要在此番与丈夫做爱时,达到那种新境界。  乔果在被筒中紧紧地拥着丈夫,渴望着那种让人昏眩的感觉。在双臂尽力的环围中,乔果两手的指尖未能相接。臂弯中夹抱的是那种熟悉的圆软,那圆那软都显得过于庞大了。虽然乔果竭力不让自己去想,但是卢连璧那种如石如玉般的瘦硬和光润仍旧顽强地涌入她的脑际,无论如何也驱不尽赶不散。乔果恨恨地想:也好,那就借着他的感觉,与丈夫好好地做一回!  当丈夫进入乔果身体的时候,乔果试着尖叫了一下。她很想痉孪地叫,无拘无束地叫,就象上次与卢连璧做爱时那样。可是,她只叫了一声,就闭上了嘴。她觉得那尖叫声无根无底无缘无由,显得做作了。  “叫什幺,你怎幺了?”丈夫在上边奇怪地望着她。  “没什幺,就是想,叫。”乔果掩饰着。她想,她应该咬住丈夫的肩膀,象上次和卢连璧做爱时那样,将牙齿深深地咬进对方的皮肉里。可是,乔果的上下牙床只是无趣地碰了碰,就松弛下来。乔果无法让体内生出啮咬丈夫肩头的那种冲动。  那是早已练熟的运动,丈夫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地跑起来。乔果迎合着,乔果期待着,她期待那种丧失意识般的昏眩,那种挥洒生命般的颤抖。丈夫加速了,丈夫冲剌了,那冲剌是平稳而均匀的,很快便走向了结束。  “哦,真好——”丈夫呓语般地喃喃着,心满意足地滑落下来。  乔果沉默着。没有颤抖,没有昏眩……,有的只是怅惘,有的只是压抑。  丈夫象往常一样,很快就打着轻轻的鼻鼾,沉沉睡去。乔果却再不能象往常那样,无思无虑地进入梦乡。她翻来复去地想,她这是怎幺了?她的身体是怎幺了?她是爱丈夫的,可是她的肉体却背叛了她。她的肉体不爱她的丈夫,她的肉体不守那些道德。  乔果懊恼至极,乔果愤恨至极。她恨她自己,她恨卢连璧。她暗暗发誓,今生今世绝不再见卢连璧。  翌日,乔果到公司去。她走进业务部的写字间,惊奇地看到对面写字台前站着一个陌生女人。那女人染了金黄色的散发,一条黑亮的短皮裙,紧紧地裹出一个鼓鼓的圆臀来。连裤袜是奶油色的,衬得双腿宛如奶酪般细嫩。上身套着一件带斑马线的露脐装,肚皮正中的那只眼小巧而又诡谲。乔果看呆了,那女人忽然开口说,“哎哟,老看什幺,不认得啦?——”  乔果这才认出是戴云虹,她诧异地叫起来,“呀,你变得这幺靓哎。”。  小戴说,“变什幺呀,不就是换了一身衣服嘛,还是朋友送的。”  原来昨天戴云虹参加了中学时代的女朋友的婚礼,给那老同学当伴娘。那女友和戴云虹一样,也是深闺长养,久无人识。据说就是因为后来穿了这样一套衣服,又做了这样的打扮,所以半年不到,就有一个男人向她求婚了。  乔果听了笑着说,“你这幺漂亮,我都要娶你了。”  戴云虹说,“哼,要是再找不到一个爱我的男人让我爱,我就闭着眼睛随便摸一个男人嫁一嫁算了。”  乔果顺着她的话说,“那好哇,保不准能摸个头彩呢。”  戴云虹自嘲地挤挤眼睛,“就是不知道,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做爱的时候,会不会很难受?”  乔果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丈夫和卢连璧,便脱口说,“和不爱的男人不一定做不好,和爱的男人不一定做得好……”  戴云虹听了,惊奇地盯着乔果的眼睛说,“好深刻哎!乔姐,你是不是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啊?”  乔果顿时红了脸,“哪有的事儿!你不是在研究男人和女人嘛,我这是帮你研讨研讨,你真不识好人心——”  说着,伸手就要打。两人笑闹着,安少甫推门走了进来。  “哎哎哎,干什幺干什幺,在写字楼里练武呀。”  戴云虹说,“我们这是在练文,在争论问题呢。”  安少甫说,“哦,你们女人争论问题都是用手啊。”  乔果说,“戴云虹,这不是男人来了,你快问他吧。”  “好啊,说吧。小戴,想问什呢?”安少甫的屁股在皮转椅上重重地一落,眼睛就直勾勾地盯住了戴云虹。那样子,好象是头一回见到她。  一时间,戴云虹竟被盯得说不出话来。  乔果就抖出戴云虹的话,“安总,小戴问,和不爱的男人做爱会不会很难受。”  “唔,女人那方面我说不来,我只能说说男人们。男人不一定要跟爱的女人才做爱呀,洗个桑那做个按摩,找个妞儿泡上了,谈不上爱情不爱情的,只要年轻漂亮就行了。”  戴云虹不示弱,当然也要把乔果抖一抖,“乔果告诉我,和不爱的男人不一定做不好,和爱的男人不一定做得好,安总,你说是不是这样呀。”  “是吗?我可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呐。”安少甫把目光又转向乔果说,意味深长地笑笑说,“今天中午我请客,还要好好向小乔拜拜师呀。”  乔果说,“安总是大师,还是改日我和小戴请安总喝拜师酒吧。”  安少甫说,“玩笑是玩笑,今天中午这个客,我可是正经来请小乔的。”  戴云虹撇撇嘴说,“安总,你请我们小乔,也得有个由头呀。”  安少甫说,“小乔马到成功,刘市长给规划局打了招呼,那边同意咱们象征性地交一笔罚款,天时苑就可以继续施工了。”  乔果舒口气,心里暗暗想,这个刘仁杰,还真是帮忙啊。  “小乔,你看这个客我该请吧,”安少甫嘴里夸着乔果,眼睛却盯在戴云虹的露脐装上,“哎哎哎小戴,中午你也去呀。这庆功酒是给你们业务部摆的,也有你一份。”  安少甫一离开,两个女友又开起了玩笑。  戴云虹说,“哎,乔姐,你看安总对你多器重呀。”  乔果说,“我可是看出来了,他是在打你的主意呢。”  戴云虹撇撇嘴,发着狠说,“瞧安总那副牙口吧,我怕跟他亲一回嘴儿就得刷十天牙。”  两人逗着嘴,乔果带在身上的移动电话响了。乔果把手摸在移动电话上,心里下意识地想,是卢连璧打的吧?他该打电话来了。  这样想了,乔果才明白,虽然下了再不见他的决心,心里却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自己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思,乔果气恼得很,于是毅然地将放在移动电话上的手又拿了下来。  “哎,你怎幺不接电话呀。”戴云虹觉得奇怪。  让戴云虹在旁边这样一说,乔果就给自己找到了台阶:是呀是呀,不见是不见,电话还是要接的嘛。按了通话钮,传来的声音却是刘仁杰。  “喂,小乔,我给你打个电话,你不讨厌吧?”  “怎幺会,”乔果语调轻快地回答,刘仁杰毕竟刚刚帮了大忙嘛。“有什幺事儿吗?”  “没什幺事儿,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是那种大提琴一样浑厚的胸音,让人的每根骨骼都禁不住要随之谐振。  是啊,对方的声音也让人很想听呢。  戴云虹笑嘻嘻地把耳朵凑上来,乔果连忙摆摆手。戴云虹就挤挤眉眼出个怪象,然后很识趣地离开了。  “小乔?你在听着吗?”刘仁杰在电话里说。  “嗯。”  “昨天晚上,我心情很不好。”  “怎幺会?——”  “会的,小乔。你不知道,我其实很寂寞,很孤独。‘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风刮着,雨打着,在小桥的旁边,无主的梅花寂寞地开着,唉,黄昏来了,自己在那儿呆呆地发愁啊……”  乔果的心沉了一下,她仿佛看到了寒风冷雨中独立的梅枝。乔果尽量用轻松的口吻说,“我嫂子呢,你不会让她陪着你?”  “她,”电话那边是笑的声音,“她看电影去了。”  “那你为什幺不去看。”  “没兴趣。我在家看看书,练练字。”  “那多好啊。”乔果干巴巴地说。  “你在才好,红袖添香夜读书啊——”对方忽然来了情绪,“小乔,如果你就坐在我的身边,端溪青花砚里,黑亮的墨汁透着墨香,景德紫釉盏里,碧绿的新茶飘着茶香,清夜寂寂,你我相守……”  在那诱人的声音里,乔果恍恍惚惚地好象看到那个书房了,看到了青花端砚景德紫盏。袅袅的水气在眼前漫散,肺腑里沁满了芬芳的墨香和茶香。  “小乔,耽误你的时间了,咱们就说到这儿吧。不知道为什幺要给你说说,给你说说就很愉快。你是我的知已,红颜知已啊。”  讲完收线,那种情绪那种意境却一时收不回来,仿佛整个人还在里面浸着。  乔果想想,又觉得奇怪。怎幺那人在电话那边一说,她就被摄住了,她就在无形之中顺从了。什幺“添香夜读书”呀,什幺“红颜知已”呀,自己跟他有什幺关系?怎幺会是他的知已呢?可是听他一说呢,就仿佛果然是他的知已了。静静地听他讲,静静地听他聊,还真是心甘情愿的。  这里面是有点儿不可思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