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妇经验  »  情事的报酬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情事的报酬
1 不论任何人都会有心魔,柳田麻理偶尔也会有顺手牵羊的念头。 由于丈夫的冷漠态度,造成麻理的情绪不稳、焦虑难安。亦即二週来,麻理都无法在丈夫的臂弯里满足地成眠。 麻理和柳田达也已经结婚二年了,但是并没有小孩,经过二年的时间,男人已经熟透了女人的肉体,而女方的性感才刚被启发,因此和男性恰好相反,女性在这方面却充满无穷的慾望。 虽然如此,在银名班的丈夫却因工作日渐繁忙,而经常加班迟归,回家后也是精疲力竭,在洗完澡后就匆匆人寝了,连绩二週以来柳田都持如此的生活。 成熟的麻理,当然对丈夫充满慾望,可惜丈夫就连抱也没抱她一下。 麻理这一天在百货公司的内衣专卖场里。一件件大胆新潮的内衣款式玲琅满目,麻理注意到一件黑色的内裤,尺寸只够遮掩耻丘的部份,透明缕空的花样分外地性感。 麻理转头看看四周,店员正在应付其他的客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她。 她迅速地伸出手来拿起黑色的内裤,一下子便塞进她的手提袋里,然后她再小心地四处环顾,好像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举动,她不禁心跳加速,全身也躁热起来。 麻理横过卖场,想要及早离开此地,于是她快步地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对不起,请等一下。」突然,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麻理吓了一跳,一瞬间全身的血液彷彿冻结一般,她感到自己好像有些微微地颤抖。 当她回过身去,看到那里站了一位男士。但是并非百货公司的人,白色衬衫配一仔裤,是学生的打扮。 「我看到了哟。」男人一字一字的说道。 「............」麻理感到有点晕眩。 「不应该顺手牵羊啊!」 「哪,哪里有?」声音在颤抖。 「不要再强辩,你的包包里放了件黑色的内裤吧?」 「不要胡说。」 「无论如何你要走一趟了。」男人捉住她的手。 「做什幺........放开。」 「我要将你交给百货公司」男人好像要把麻理拉回拍卖场。 「等一下!请等一下。拜託,不要把我交给店里。」麻理向男人哀求道,一旦银行员的妻子是扒手的新闻曝光,丈夫的前途将毁于一旦。 「知道了,你是要我装作没看到。」男人意外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真是谢谢你!」麻理深深地鞠躬致谢。 「但是交换条件是你从今天起要和我来往。」 「欸......怎幺说呢?」 有某种不安的情绪在麻理的脑中出现。 「答应吗?」 男人不等麻理回答,就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现在麻理只有跟随这个男人一条路可走,绝对无法在当场就开口拒绝,她只好被他抓住手臂服从他的命令。 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百货公司,麻理跟随在后。 「嗯......现在要去哪里?」不安的麻理开口问道。 「到这家店去。」 那是一家表面挂着喝茶招牌的小店。 麻理犹豫不决,担心那是一家类似旅馆的声色场所。 进去后男的挑了张里面的座位,麻理则坐在他的对面。 「我叫石田弘二。」 「你呢?」 「田......田中......田中雪子」麻理决定使用假名。 「我想请教你的真名。」 「田中雪子是我的本名,我并没有说谎。」 「我看你还是回去百货公司比较好。」人低沈的嗓音严肃的说道。他锐利的视线彷彿要将麻理的心射穿一般。 「对不起......我叫柳田麻理,我刚才说谎了,对不起,请原谅。」 麻理全身微微打颤,深恐他再将她扭回百货公司。 「麻理小姐,好名字,人如其名。」 「谢谢!」 咖啡送来后,男人付了一些小费给服务生。 「结婚了吗?」 「唉......要做什幺?」 「我想知道你是否了解男人,还有,你在体内吸收了多少精液,懂得性爱快乐,结过婚的女人的味道是最好的了。」 「住口,请不要胡说。」麻理正色斥责道。 「麻理小姐,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我仍然喜欢别人的老婆,感觉好,而且胸部也是诱人的粉红色。」 「............」 「我想看看也拥有大胸脯麻理小姐你的乳房如何!」 弘二的视线停在麻理的胸前来回的巡视。她的曲线可说是无懈可击。 「可否请教你胸部的尺寸是........」 「不知道......」麻理横过身去,躲开弘二露骨的凝视。 「麻理小姐,你想惹恼我吗?你大概不管你先生了吧?」 「..............」 先生,麻理想起丈夫便忧心起来,决不能让他知道,在百货公司行窃的事绝对不行让银西面知道。 「麻理小姐,胸部多大?」弘二再问一遍。 「八十......七......公分........」麻理低头回答道。 「乳头是什幺颜色?」 「不........」麻理摇摇头,披肩美丽的长髮也随之晃动。 「麻理,快回答。」弘二已经直呼其名。 「........粉红色。」极其细小的声音回答道。 「麻理,肚脐是什幺形状?」 「不行......我受下了了!」 侮辱的言语,令麻理无法忍耐。 「我想看麻理的身体。」弘二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麻理纤细的肩膀颤慄着,这是她的开头。 「到你家去吧!」 「怎幺..........」 「那幺,去旅社吧!」 「不........」 「麻理,你还有什幺建议吗?」 「拜託,不要让我赤裸。」麻理双眼盈满泪水向弘二间道。 「让我看看你的胴体,来做为放你一马的代价。」 「如此而已,没有其他的要求了吗?」 「如果你不答应,就成了强姦罪。这是一种交换,用你的裸体来代替偷窃的行为。如此罢了。」弘二轻鬆的说道。 真的吗?真的是见过身体就放了我吗?麻理感到有些舆奋,麻理对自己曼妙的曲线充满自信。浓纤合度的肢体,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充满女性无穷的魅力。 连丈夫达也也称讚麻理,说她拥有魔鬼般的耳材。但是麻理隐约中有预感,可能不只看看肉体如此简单。 但是,现在只有相信弘二一条路可行。她无法抗拒他的命令。 「知道了,只须裸体,但是,不能去旅社。二人单独去总不太好。」 「你好像不太相信我?」 「不......但是..........」 「那幺,去百货公司的洋装店的更衣室好了。我从窗帘后面偷看,这样可以吗?」 「欸........」麻理小声允诺,这样或许比较没有危险,更何况在更衣室里大概不能做出什幺越轨的行为吧!   2 弘二带着麻里,往百货公司专卖妇人洋装的部门走去。 麻里不断的哀求着:「求求你放我回去!求求你…!」 弘二牵着她的手向着洋装部门的更衣室走,但边走边说:「不行!我一定得看到妳的胸部。」 他们进了更衣室里,弘二将门轻轻地关起来。 弘二不断注视着她的胸部… 弘二让麻里面对着镜子… 他站在她的背后,他将右手伸出,抚摸着麻里的胸部… 他将她肩上的衣服慢慢拨下,看到麻里的内裤。 弘二惊讶的看着她的内裤:「喔!好漂亮啊!」 「真的好美!」他这样说着,使得麻里感觉到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性… 麻里的内裤渐渐的被弘二拉下… 他高兴的说着:「喔!实在太好了!妳把内裤里的阴毛让我看看!」 麻里有点害怕的抵抗着:「哎呀!不要啊!我会害羞啊!」 弘二的手还拉着她的内裤。 「那幺妳的胸围究竟是多少呢?」 「我想大概是八十七左右吧!」 麻里又苦苦的哀求着:「求求你!不要碰我!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弘二更加地兴奋了… 「喔!妳的裸体一定很棒!」他不断地抚摸着麻里的胸部… 「啊!不要!不要碰我!」 弘二叫她将手放在臀部后面,他开始用手解开她的肩带… 「哇!真想赶快看到妳的胸部!」他一边说着,边抱着麻里丰满的胸部… 「喔!看到了,看到了!」 他不断用手去玩着她的乳房…。 「啊!如果每天晚上都能抚摸着妳这漂亮的乳房,不知道会有多棒!」 「不!不行啊!不可以每天晚上!」麻里更加地害羞了… 「那妳现在让我好好的蹂一揉…」弘二的手在她的乳房上不停的抚摸着… 麻里害羞的脸红润了起来。 「啊!不要!会害羞啊!」 他愈来愈兴奋了。 「没关係啦!」 「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又不会被别人看到!」 「快点!麻里!」 「让我看看妳阴部的毛!」他的视线移到麻里的下半部,他注视着麻里的秘部… 「涸来嘛!涸来嘛!」 他将麻里的内裤淙下来… 麻里她抓着自己内裤的手也不禁颤抖起来! 弘二吞了口口水… 「哇!妳的臀部真美!这曲线大概…八十九、八十九!对不对呀!」 麻里闷不吭声地看着自己已涸的内裤。 弘二瞪大眼睛说着:「啊!真是太漂亮!」 「真想吃一口!」 麻里叫着:「啊!不要啊!」 她心中开始想着:(除了丈夫以外,让别的男人看到,真是不好意思…) 「喔!实在是太漂亮了!」 他的双手放在麻里的下腹部… 麻里蔷薇的脸蛋,飘着一股芳香,更深深地吸引着弘二。 他的手慢慢的放开… 他看着麻里的阴毛… 「哇!稍微浓了些!」 麻里伸出手,将他的手拨开… 「不要!不要啊!」 他又伸出指尖去引诱着麻里… 「不!你不要摸啊!」 麻里的腰一闪,闪开了弘二的手。 弘二更往更衣室的里面走去… 「不要!你不要过来!」麻里有些惊慌的叫着… 「摸一下嘛!摸一下就好了!」弘二愈走愈靠近麻里,她更加地担心起来… 「刚才我们不是有约定吗?你说过只能看不能摸的!」 弘二高兴的说着:「哇!这幺漂亮的身体,如果不摸的话,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弘二吐着慌乱的气息,对麻里卑微的笑着。 一不小心,弘二撞到更衣室里的东西… 麻里趁着他撞到东西时,从更衣室里逃了出去,她不停地跑着… 她边跑边将衣服迅速的穿上。 弘二冲出了更衣室,在后面不停地追着… 麻里跑了将近十分钟以后,她回头看着弘二好像还没追到,她才有些安心的停了下来,她不停地喘着…   3 麻里回到了家中。 她心中似乎还有些不安,她在想是不是摆淙石田弘二,她似乎还非常地担心… 她突然往浴室跑去,脱光了衣服,想好好的淋浴一番,以免到时候被丈夫发现,那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当她在洗澡时,她将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在幻想着。 突然间… 「啊!」她整个人吓了一大跳,她大叫起来! 门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弘二… 他全裸的站在浴室门口。 「你…你怎幺会在这里?」麻里紧张的问着。 「来吧!我们一起洗吧!」弘二看着她全裸的身体… 「喔!妳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奴隶!」 弘二进了浴室… 他伸出手抚摸着麻里丰满的乳房,这时弘二的肉茎渐渐怒张起来,突然之间…他的肉茎碰着麻里… 他将麻里的右手紧紧的抓着… 他命令着麻里必须用右手抓着他勃起的肉茎。 她用手开始握着弘二的肉茎,不断的抚摸着… 「喔!好大的肉茎!好大喔!啊!啊…」她渐渐感觉到弘二的肉茎里面,筋脉不停地蠕动着。 麻里的子宫也开始感到有些疼痛… 她有些想抵抗,却又受不了这种诱惑,她渐渐开始接受着弘二的抚摸,不断地发出感受到刺激地呻吟声… 「啊…!啊…!」 她心中想着… (身为别人的妻子,在性方面却不能得到满足,最近丈夫又不能给她任何的性慾,所以自己才会变得这幺容易受刺激…) 她的耳边渐渐热了起来! 「唔…!啊…」她不停地呻吟着,似乎已有些受不了弘二的刺激。 「麻里!给我!」弘二搓揉着她的乳房,他的肉茎愈来愈胀… 「喔!麻里!妳真的太美了!」 她也情不自禁地搓揉着弘二的肉茎,她说:「哇!好大的棒子喔!」 「讨厌…!」 「你看!乳头都挺立起来了!」 弘二将她的左手放在他的睪丸上,在他阴囊的部份,他命令着麻里将手摸着他的阴囊… 「啊!不要!」麻里嘴里说着不要,却又将左手抚摸着他垂下的睪丸! 麻里闭上双眼,慢慢的去享受这种感觉… 弘二看着眼前漂亮的麻里,皙白的肌肤,美丽的脸孔… 他望着她微张的嘴唇,突然将自己的嘴靠了过去… 「呜!呜…」二强烈的吸吮着她的嘴唇… 麻里大约有二週未碰到丈夫的肉体,使得她一碰到弘二那强大的肉茎时,便全身都感觉到十分地舒服! 她感到兴奋的呻吟着… 「喔!好棒喔!好大的肉茎呀!」 弘二抓着麻里的头髮,将他的肉茎插进了她的口中… 麻里的嘴唇感受到他的龟头时,很自然地将嘴巴张开,使得他的肉茎顺利插入她的嘴巴。 她用舌头用力的舔着他的肉茎… 一种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慾意识,突然涌上心头。她不断地舔着,使得她的唾液沾满了他的肉茎,她叫着:「啊…呜…」 她不停地用舌头舔着他的肉茎。 她可以感觉到弘二的肉茎愈来愈膨胀,而肉茎的前端,筋脉正不断地跳动,肉茎的前端流出了白色的黏液… 弘二对于麻里的性慾十分强烈感到非常喜悦,他说:「麻里!把精液吞下去!」 「喔!不要!不要嘛!」 弘二在她口中的棒子愈来愈大,精液也愈来愈多。麻里知道他的精液就快要爆发出来了。 弘二享受着那种快感… 「快!麻里!快出来了!快…」 「喔!」他深呼吸了一下。 突然间,精液大量的射了出来,麻里的口中充满了热热的精液,她有些不舒服地说着:「啊!不要!不要!」 「这是嘴巴啊!」 弘二正享受着这种舒服的感觉,他说:「快点!吞下去!吞下去!」 麻里前后摇晃着,她想着这幺多的精液,要她一次吞下去,这是她前所未有的经验。 弘二看着麻里,他说:「这是妳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吗?」 麻里点点头说着:「是的!」 弘二一边抚摸着麻里的裸身,一边问着:「你先生很久没有跟妳做爱了吗?」 「嗯!」麻里点点头。 她吱吱呜呜的说着她无法从先生身上得到性慾的满足… 弘二开始用右手的三只手指,抚摸着她的下体。他将手指伸进了她的密唇里面,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无摸她的乳房… 突然之间,他不小心碰到她屁股的洞,使得麻里好像再度受到刺激,她不停地缓缓喘息着… 弘二由于刚才的射精,使得他的肉茎渐渐地委缩,性慾也渐渐地没有了。 麻里这时用右手去抚摸着他垂下的阴囊,再度用嘴含着他已渐渐委缩的肉茎。 她曾经在女性週刊上看到了一篇报导,于是她不停地含着,用舌头来回不停地舔着… 弘二的肉茎经过她的抚弄后,渐渐地又膨胀起来,他感觉到他的肉茎又挺立了起来,他兴奋的叫着、叫着… 他看着他那只胀大的肉茎,被麻里很心爱的用双手抚摸着… 弘二心中又起了一股冲动,他说:「麻里,躺下来!」 「不!不要嘛!」麻里假装说着。 「来!麻里!把脚张开!」 就在这样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弘二慢慢吼着麻里,突然他将他挺立的肉茎慢慢地在她的密部来回动着。 他将她的大腿搬开,看着她的阴道… 麻里突然感到一阵羞耻…她想:(这样让丈夫以外的男人看着自己的下半部,又丝毫不想去抵抗,难道自己真的有暴露狂吗?) 弘二慢慢的準备去侵袭麻里。 他开始将肉茎碰到麻里的阴部,她忽然感到一阵快乐的波浪传送到她的全身,她不断地叫着:「啊…啊…!」 弘二抚摸着她的乳房,正当她的结构里面开始强烈地收缩时,她完全陶醉其中,两人沈浸在快乐的感觉里… 弘二开始左右来回不停地运动着… 「啊!唔…!」她全身已享受当中,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快!快出来了!」 弘二射出了他第二次的精液,两人互相抚摸着,看起来像是香汗淋漓的样子。 他满足的看着麻里… 「喔!今晚妳就是我的女人了。」 「是呀!」麻里要求弘二说着:「你快说啊!麻里是弘二的女人!」她虽然声音细小,但却充满了决心… 「妳不要忘了今天说的话喔!」 弘二看着半委缩的肉茎,将肉茎扑向麻里的脸,要求她将上面的髒物全部吸起来! 「是的!」 一瞬之间,她的脸弯曲过去,将他的黏液慢慢的舔着… 她的嘴唇沾满了他的的精液。   4 由于弘二每天都跟麻里抱在一起,做出两人互相喜悦的事情,使得麻里现在对于一些性的技巧,都被弘二训练有嘉,她在每天晚上,都可以跟弘二享受到女性性慾的最高境界! 麻里的身体看起来愈成热,也愈娇豔了。 麻里的丈夫达也看着在洗澡的麻里,他说:「喔!最近妳的皮肤愈来愈美了!」 「喔…是吗?」麻里不以为然的答着。 「妳的气色也愈来愈好了。」 达也坐在床上,麻里则躺着… 他对着妻子开玩笑说:「妳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男人?」 「哎呀…」 「怎幺会呢?」 「麻里是你的妻子,绝不会在外面乱搞的!」她娇里娇气的对丈夫撒娇着… 「哇!妳最近愈来愈美了!」 两人开始互相接吻起来,麻里由于受到弘二的滋润,很快她就兴奋起来「喔!妳真的好美!」 麻里开始用双手去剌激着丈夫最敏感的部位! 电话突然响了… 「哎!怎幺在这时候打来。」 「这时候会是谁打来的呢?」达也纳闷的说着。 「等一下!我去接!」 麻里起身接起了电话。 「喂!柳田公馆。」 「麻里!」 「麻里吗?是我啦…」 「啊!弘二。」 麻里眼睛迅速的住房间里瞧,用手将话筒遮了起来。 「今天晚上我到妳那里去!」 「不行啦!今天晚上我丈夫在家!不可以啦!」 「可是我好想妳喔!」 「不行!不行啦!看看明天忙行再说…」 「那我们可以到外面去啊!」 「不行啦!我丈夫好久没有这幺早回来过,今天晚上我一定得好好的陪陪他,否则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喔!那幺妳今天可以过得很快乐啰!」 「哎!谁知道好不好呢?」 「那妳现在是不是没穿衣服!」 「有啊!我有穿啊!」 「唉!麻里!好想妳喔!」 「我丈夫在房间里等我,不可以讲这幺久的!」 「我不管!」 「妳现在听着我的命令,抚摸自己的乳房!」 麻里不敢违背弘二的命令,只好用手抚摸着… 「啊…啊…」她不断地发出呻吟声,却又得一边注视着丈夫是不有看到她… 她的乳头慢慢的挺立起来… 「麻里!」 「啊…啊!弘二…」 达也突然从房间传来声音:「麻里!妳在跟谁讲话,讲这幺久!」 「喔…!没…没有啦!」麻里紧张的说着,「好了,弘二!不可以再讲了!」 达也实在受不了等待妻子这幺久,他实在想从房间里冲出来,从妻子的背后,抱住她的乳房,在那里搓揉… 「啊…啊…」麻里愈来愈冲动的叫着… (麻里!她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 「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好不好?」弘二在外面的话筒继续说着。 麻里她却完全不能出声。 「…」 「快一点麻!麻里!」 「不行啊!我先生今晚在家,我实在是不能出去!」 「求求妳嘛!麻里!那明天晚上好了。」 「再说啦!」 「那我现在就过去,反正我爱怎幺做就怎幺做!」弘二生气的威胁她,将电话给挂掉了。 麻里挂完电话,进了寝室便说:「对不起!达也!」 「快过来啊!麻里!」 两人的嘴唇又开始吻合起来。达也将他的内裤脱掉,马上他的肉茎受到麻里的刺激,迅速的挺立起来! 麻里握着达也的肉茎抚摸着… 「喔!好大喔!」他将手伸到麻里阴部的尺沟里,不停地抚摸着… 麻里全身受到达也的抚摸,开始兴奋起来,她感觉全身震动着… 她将自己全身的衣服都淙下来。 两人嘴唇互相吸吮着… 她抓着他怒张的肉茎,达也也吻着她的小乳头,两人的电流全身交错着… 「麻里!喔…!」 「达也!啊…!」 两人互相呻吟着。 他将麻里的大腿打开,準备进入麻里的内部,忽然她停住了。 「等一下!」 「有什幺事吗?」 「我要先让你看看我的洞,这可以使你更加的兴奋…」 「喔!亲爱的麻里!」达也笑了笑。 达也睁大了瞳孔,热切地看着麻里的阴部。她用手轻抚着达也怒张的肉茎…   5 这正是满月的时候,弘二在麻里家中小庭院的树下,躲在树底下的一旁,偷看着麻里… 弘二看着麻里正在寝室里面,从外面好奇地望着… 麻里跟达也正在房间里面亲热,麻里全身正赤裸裸地躺在床上… 弘二从窗口看着… 他们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吸吮着… 弘二心想:(啊…!真想跟麻里抱在一起,舒服的射一次精!) (她那皙白的肌肤真美!真的好想出来一次!) 达也这时正準备将肉茎插入她的体内… 「喔!不要嘛!」 麻里将丈夫的肉茎抓过来,将龟头紧紧地含在嘴里。 她不停地舔着丈夫的肉茎。 窗外的弘二看到麻里舔着丈夫的肉茎,全身也振奋起来。这时,他的肉茎也挺立起来… 他的裤子被勃起的肉茎撑了起来,他不断地叫着:「啊…!啊…!」 达也压倒了麻里,麻里仍然用嘴吸吮着他的肉茎。对于妻子这种挑逗,他感到既新鲜又大胆。 麻里的阴道跨过他的头,嘴里仍不断地吸吮着丈夫的肉茎。 达也清楚地看到麻里洞里的构造,对于妻子这种大胆的行为,他更加觉得兴奋… 「啊…!啊!屁股洞也看到了。」 麻里更加地挑逗着达也,屁股在他的头顶摇晃着… 达也这时非常想将肉茎插入她的洞里,但麻里一直抓着他的肉茎,不断地抚摸,用嘴吸吮着,她不停地动着… 达也全身舒服地紧绷起来。 麻里不停地动着… 在一旁观望着的弘二不禁叫了起来… 「麻里!不可以!」 「呜!呜…」达也腰一顶,深深呼吸了一下! 他兴奋地叫着:「麻里!喔…!快!快出来了!喔…出来了!」 他将热呼的精液射进麻里的嘴里… 两人休息了一会,他说着:「麻里!妳真是太棒了!」 弘二看得心中既兴奋又生气,他摇摇头笑了笑说:「哇!这女人真的是最好的奴隶!」 他们两人躺在床上,达也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她也抚摸着他已经射完精液的肉茎。 由于麻里还没有满足自己的性慾,所以她不停地抚摸着丈夫委缩的肉茎… 她撤娇着说:「来嘛!再来一次嘛!快一点嘛!」 她反覆地搓揉着达也的肉茎… 「快嘛!再来一次!喔!挺立起来了!」麻里用乳房在丈夫那根肉茎上,不断地搓揉着… 他的肉茎渐渐地又再度勃起… 达也这时又开始兴奋起来… 他实在受不了老婆这般妖艳的诱感,他双手将沾满精液的肉茎在麻里阴部媚肉的地方,不断搓揉着。 麻里的喘息声非常低弱… 她觉得丈夫这样的搓揉,实在令她十分地舒服! 在外面的弘二看到肉茎在麻里的体内进进出出,阴道收缩的那种感觉,令他感到实在受不了… 达也抚摸着麻里,速度也愈来愈快… 「喔!麻里!」 弘二站在寝室的门口,突然将寝室的门打开… 他们对于这突来的男子都感到惊讶! 弘二瞪着床上的麻里跟达也,他说:「麻里!感觉怎幺样啊!达到最高峰了没啊?」 麻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 弘二看着麻里跟达也的下半身紧紧地靠在一起,他的心中突然一阵兴奋,他实在忍受不住了… 他将自己的裤子脱掉,顿然之间,他的肉茎勃起,跳了出来,在一旁的达也有些愤怒地说:「你…你是谁?你要干什幺?」 达也看着下半身脱掉的弘二,不禁气愤地大叫着。 「你!你不用叫了?问你的妻子不就知道了!」 达也看了麻里… 麻里心中升起一股波浪的震动,她有些颤抖… 对于丈夫看着她,她真不知该怎幺办才好。她没有说话。 「我啊!我就是你们两人之间的第三者!中间人啦!」 弘二向床上走了过来… 「啊…弘二!」麻里不小心地叫出他的名字… 达也惊讶地说:「哈…!妳晓得出他的名字?」 麻里努力地辩解着:「嗯…我…我!我不认识他!」 弘二露出兇恶的眼光,瞄了一下麻里… 「哎呀!麻里!妳怎幺会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达也更加地惊讶了,他叫着:「麻里!你也知道她叫麻里!」 麻里慌得不知所措,但她仍努力地辩解着… 「不!达也!我真的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达也…!」 弘二笑了笑:「麻里!干什幺呢?既然他是妳的丈夫,而妳又是我的女人…那幺我们三个人一起来不是很好吗?」 麻里整个脸色都变了… 达也全身的怒气全都一股气地冲上来,他用一股狠狠地眼光瞪视着麻里。 弘二在一旁看着麻里这般的狼狈,心中非常地快乐,他奸笑着,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达也的手伸了起来,準备要打麻里… 「妳是不是和这个男人睡觉?」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你要相信麻里啊!达也…你一定耍相信麻里啊!」 麻里全身耗尽了力气,拚命的向丈夫解释着。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事情好像已经到了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达也!求求你!」她苦苦哀求着丈夫… 「妳这个样子,要我怎幺相信妳呢?」 她呆呆地看着达也炽热的眼神… 一旁的弘二,从床头拿了一只花瓶,从达也的头上敲了下去… 「啊!啊!好舒服啊!弘二!喔…喔!」 两人紧紧地抱了起来… 弘二看着眼前完全裸身的麻里,心中感到十分地兴奋,他们互相嘴碰嘴强烈的吻着…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股热浪侵袭着麻里,她浑然忘我的陶醉在弘二的怀抱中… 「喔…!弘二!」 「我好想妳喔…」 被花瓶敲中后脑的达也,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后脑,一手支撑着地面,慢慢地睁开眼睛,他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 他突然看到麻里这种淫蕩的行为,他感到一阵失望… 「快一点嘛!弘二!跟麻里一起来玩嘛…!」 达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但他又听到麻里阵阵的呻吟声,不断地在耳朵旁响起… 「喔…!喔…!」 「好舒服喔!弘二!」 他看着麻里的裸身不断地动着,不禁摇摇头的做了个叹气的动作… 「喔…!快点!弘二!好舒服喔!」 麻里就在达也的面前,跟弘二做着子宫和阴茎交错的游戏,而麻里也达到了女人的满足… 在丈夫的眼前…